您现在的位置:金寨新闻网>> 文明金寨>> 文明播报>>正文内容

一个光伏扶贫试点县的年味儿

点击数: 【字体: 收藏 打印文章
 

W020160222388341996850.png

 

王合术把灯笼挂在电站支架上,笑容满面 王俊 摄

W020160222388341990013.png

 

在大家的帮助下,詹政林、詹顺利父女将春联张贴了起来。和煦的阳光洒落,映衬得春联愈发鲜红,詹家顿时添了几分节日的喜庆。 张朋 摄

 

 

   编者按 猴年春节期间,“上海姑娘陪男友回江西老家过年饭后就分手”事件刷爆微信朋友圈。此事真伪虽待考证,却也折射出城乡落差下,部分农村人口仍在温饱线附近挣扎的现实困境。

网络喧嚣的背后,“扶我乡亲出贫寒”可谓是政府、能源企业乃至社会各界热心人士的执念。

由国务院扶贫办、国家能源局联合推动的光伏扶贫工程,已在全国烧出燎原之火。这个春节,作为光伏扶贫发源地、试点县的安徽金寨,年味儿浓不浓?本报记者借新春走基层契机,前往一探究竟。

深藏于大别山腹地的安徽省金寨县,路很难走。爬上一坡,还有一坡;翻过一山,又是一山。

当光伏电站对于外界大部分民众而言,还是比较稀罕的物事时,金寨人却已习以为常了。记者沿途时不时能看到它们的踪影,屋顶上、空地上、山头上,甚至菜地里都有。 尚存10万贫困人口的金寨,是革命老区,也是国家级贫困县。从2014年起,金寨在全国范围内率先探索实施光伏扶贫,目前全县已经建成家庭光伏电站8741座、村集体光伏电站218座。

因为有它们,猴年春节,金寨的贫困户过得很温暖。

赤贫家庭的另一重温饱保障

记者赶到槐树湾乡杨桥村时,一辆白色高铁列车正从詹政林家低矮的小屋后边呼啸而过。反差明显的是,这个赤贫家庭用的还是土灶台,墙壁被烟熏得黑乎乎,家什也破破烂烂。

詹政林是村里最穷苦的人,患有轻度弱智,约莫50来岁。十几年前,他拾回一个流浪的女精神病人当媳妇儿,所幸诞下一名健康的女婴。

“我叫詹顺利,顺利的‘顺’,顺利的‘利’,今年12岁,在杨桥希望小学上六年级。”詹政林的女儿性格活泼,一见面就很俏皮地自我介绍。 或许每一位到访者,都会对眼前的红衣小姑娘抱以同情。

在过去很长一段时期,詹政林主要靠给人磨剪子、磨菜刀维持生计。当詹顺利还小的时候,詹政林一手用蛇皮袋背着女儿,一手拎着工具,走乡串户讨生活,所得勉强够糊口。

同行的金寨县扶贫和移民开发局副局长时培甫告诉记者,他曾将詹顺利接回家里暂住,那时小姑娘连内衣都没有,“闻者无不心酸”。

转机出现在2014年11月底,由金寨县扶贫和移民开发局、金寨县供电公司等单位合力为詹政林建设的3千瓦分布式光伏电站投运。阳光照向光伏板后,源源不断地变成电力、变成钱,再变成詹家三口人的衣食。

听邻居讲,现在詹政林出去磨剪子菜刀的次数大大减少了,低保、“卖电”收益及社会捐助,已经使其生活有了基本保障。

2月7日,除夕当天,詹政林的堂弟将他一家接到自己家里,过了个团圆年。而村里也用代管的“卖电”钱,帮詹政林置办了不少年货,足够他家正月里所用。

“截止到正月初九,詹政林家的光伏电站累计发电3656千瓦时。按照一千瓦时电 量创收约1元计算,电站已为他挣了3600多元钱。”正月初十,金寨县供电公司有关人士告诉记者。

一般光伏电站的使用年限是20多年,这就意味着,詹政林在以后的20余年里,平均每年可稳定获得约3000元的“卖电”收入。

尤为令人高兴的是,就在同一时间,来自金寨县供电公司的另一则消息称,光伏扶贫让詹顺利这个小姑娘的处境被更多人知晓,已有爱心人士决定伸出援手,一对一帮扶她到大学毕业。

王合术说:养儿不如建电站

梅山镇小南京村,68岁的王合术刚吃完午饭。他家的光伏电站就建在大门口旁的空地上,比古代大户人家守门的石狮子还吸引眼球。

“我的电站是去年6月9日开始发电的。”精神矍铄的王合术相当健谈。

去年,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、国家能源局局长努尔·白克力到金寨调研光伏扶贫时,专程来到王合术家里看了看。这是老人最难忘的事情之一。

王合术特意向记者展示了用于发放发电收益的银行卡及回单。上面的信息显示,就在1月26日,他一下子收到了1600元“卖电”钱。

对于经济来源有限的王合术来说,这1600元钱是一笔实实在在的巨款。“人老人,田是种不动了。我有一口水塘,没多大,用来养鱼,一两年卖一次,也就只能卖上一两千块钱。”王合术独居,只有一个常年在外打工的儿子。由于家里穷,儿子40多岁了还没讨到媳妇儿。提起儿子,王合术的心情显然不是多好,花白的胡子一翘一翘:“他打工的钱,能裹住自己吃喝就不错了,我可不指望靠他养老。哎,养儿还不如建电站呢!”王合术之所以对电站感情深,还因为他的另一项重要收入———包装鸡蛋,也跟光伏扶贫有关。

此事说来有些离奇。王合术30多岁时,安徽太和县一名商人来金寨卖扫把,但碰上火灾事故,一车扫把被付之一炬。

在王合术牵头卖粮资助下,这名落难商人才得以返乡,后来东山再起,又回金寨投资建了养鸡场。

巧合的是,王合术成为光伏扶贫户一事在当地电视台播出后,恰被商人看见。商人惊讶于昔日恩人生活陷入困境,立刻联系上他,给他找了份为养鸡场包装鸡蛋的轻松活计,每年能为他增收4000元钱。

如果没有光伏扶贫,这个关于报恩的真实故事将不会上演。   此次探访中,金寨县扶贫和移民开发局工作人员送来了春联和灯笼。王合术贴好了春联,一指自家的光伏电站:“灯笼哪里都不要挂,就挂电站上!”过完年后,王合术的院子告别冷清,外甥等众多晚辈纷纷前来给他拜年。而那个挂在光伏电站支架上的大红灯笼,在风中就像一簇跳跃的火焰,让来者无不多留意了几眼。

预脱贫户的日子更有盼头

槐树湾乡兴田村海拔虽不高,但地形起伏较大,民居分散。丁显月就住在半山坡上,对门有一片毛竹林,坡下是一块块水田。

只从房子的老旧外表就能看出,这是一家贫困户。

“我家最初不算穷,后来老伴和自己都生了大病,儿子也得了脑膜炎,花了很多钱,家里才变穷了。”丁显月告诉记者。

同行的村干部表示,农户因病致贫,在乡下比较常见,丁显月就属于这种情况。

岁月已经在63岁的丁显月脸上留下太多痕迹。当年凭他一身好力气盖起来的三间平房,如今在村里是最简陋的,甚至无法承受光伏板的重量,光伏电站只得建在房屋的一侧。

但金寨县扶贫和移民开发局副局长时培甫告诉记者,丁显月是2016年的“预脱贫户”。也就是说,若不出意外,丁显月明年就能甩掉贫困户的帽子。

“我现在身体恢复差不多了,平时能在乡里打打零工,几亩水田也还种着,每亩多少挣个三四百块钱。儿子在外地重新找到了工作,活儿比较轻松,工资还算可以。总之,日子有了盼头。”丁显月说。

“卖电”是丁显月得以“摘帽”的重要支撑。“要是算抵扣部分的话,电站已经给我挣了3000多块钱。”他说。 丁显月、詹政林的光伏电站都属于第二批光伏扶贫项目。融资模式是,先由贫困户统一从村级贫困互助发展资金中借款,然后分6年从其发电收入中扣除,借款利息则由县财政统一贴息解决。由此贫困户一分钱不掏,就能得到一座电站。

而首批项目的融资模式是,政府、贫困户、企业各出1 /3。显然,第二批项目的融资模式更容易被贫困户所接受。

“卖电”得来的钱,令丁显月手头宽松不少,尽管过年家里只有自己和老伴两个人,他仍置办了不少腊货。在他家的房顶上,几串腊肉散发着腊香,让屋里年味儿十足。 正月里头几天,丁显月家里不断有亲戚登门拜年,热闹程度更甚于王合术家。而金寨的天气似乎也很配合这氛围,天天阳光明媚。

正月十二,金寨县供电公司有关人士告诉记者,丁显月的光伏电站发电量很快就要突破4000千瓦时“大关”了。

也许所有受益于光伏扶贫的贫困户,过的日子都如这数据一样,在节节攀高。

统计显示,2015年,金寨的光伏扶贫项目共发电1823万余千瓦时,为贫困户创收约1800万元;2016年,算上新投运的项目,光伏扶贫预计将为金寨贫困户创收约5000万元。


作者: 来源: 发布时间:2016年03月03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