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 好!欢迎访问金寨新闻网!今天是
您现在的位置:金寨新闻网>> 将星璀璨>> 烽火岁月>>正文内容

流波瞳第一次被炸纪实


金寨新闻网点击数: 【字体: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
 

余 维 纪


  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芦沟桥事变,点燃了抗日烽火。八月十三日上海沦陷,南京相继失守,国民政府西迁重庆。一九三八年初,国民党安徽省政府准备由合肥迁来立煌县(今金寨县)。形势危急,人心惶惶,大部分学校被迫停课。省教育厅为解决学生上学问题,先后在宿松、舒城、立煌等县成立了四所临时中学。安徽省立第一临时中学设在立煌县流波瞳,校舍是流波撞的大王庙和五个茶行。大王庙做教室,五个茶行做师生宿舍和厨房饭厅,于一九三八年三月开学上课。当时,我在一临中读书。
  五月份合肥沦陷,学校打算向湘川后方流亡,请示了省教育厅未被批准。六月十四日听说省教育厅厅长杨廉将于次日来校视察工作。学校当局打算杨廉来视察时,再次向他提出迁校问题。
  六月十五日早饭后,我们在大王庙门口看见河对面公路上停放着一辆金色小轿车,大家猜想是杨廉到了。上第一节课时,杨廉由兼校长谭植著陪同,后面紧跟着两个持手枪的卫士,从教室外面走过。下课后已不知杨廉的去向。杨廉的视察就这样结束了。
  上午约十时许,上第三节课时,同学们刚刚坐好,教师才走进教室,就听到远处有飞机声。不一会,飞机经过教室上空向茅坪方向飞去。三、四分钟后,飞机又飞回来了,瞬时飞机擦屋顶而过。飞机声,气浪煽动瓦片声,震耳欲聋,同学们惊恐不已,不知所措,全部趴在课桌下。紧接着就听到轰隆隆轰隆隆的炸弹爆炸声。飞机投弹后迅即离去。从飞机擦屋顶而过到投弹后飞去前后不到五分钟。
  敌机离去了,同学们已失去控制,一窝蜂似的向大门外涌去,纷纷奔向自己的寝室去收拾行李。我住的寝室靠近厨房。路过厨房时,见厨房屋顶的瓦片己全部被震落。灶上两块烧肉面上覆盖着足有寸余厚的扬尘灰。我草率地收拾了自己的行李,急忙赶向河对面的茶行去找一个在茶行的熟人和我的堂兄。在茶行等了半小时,我的堂兄和几个同乡同学才先后来到茶行。这时已是下午二点钟了。
  中午大家都没有吃饭,茶行的人为我们烧饭。约下午三时,饭刚烧好,正准备吃饭,忽然听到茶行大门口有人喊:“飞机来了!”人们甩下饭碗,向茶行后山跑去。我刚跑到山脚下,就看到从麻埠方向飞来了三架飞机。我还打算向山腰跑去,我堂兄向我大喝一声:“赶快卧倒!”我立即卧下。这时又见六架飞机向我头顶上飞来。一共是九架飞机分成三队,三架一队,在我头顶上空盘旋。我伏卧地上,紧闭双眼,静等着命运之神的安排。不一会,炸弹声、机枪声响成一片。我意识到自己还没有被炸死,睁开双眼,只见小河南一带,火光冲天,硝烟弥漫。约四、五分钟,敌机投弹后离去。在山上约等了一个多小时,我们几人才陆续回到茶行。
  傍晚,估计不会再有飞机来了,我们几人相约到街上去看看,顺便想打听下学校的情况。上街后才知道,上午街心被炸,街心商店已成一片废墟。下午投弹目标是小河南。小河南两岸房屋,炸的炸塌,烧的烧光,所剩无几。小河沟里有不少人、畜尸体,横七竖八,多半是被烧死的,其状惨不忍睹。
  流波瞳是一个只有几百户人家的小镇,一天内两次被炸,不言而喻,损失是惨重的。但流波撞既非工业重地,又无军事设施,为什么会在一天内两次被炸呢?有一种传说,就是把杨廉误认为李宗仁。李宗仁当时是国民党安徽省政府主席,兼任第五战区司令长官,是一个重要人物。日本人要炸死他,当然不足为奇。而杨廉到一临中视察时,乘坐的是小轿车,带有卫士,并有谭植著(谭当时系省政府少将参事)陪同。不认识杨廉的人,谁又不把他当一个大人物看待?又加杨廉与李宗仁个头相仿,因此汉奸把杨廉误认为李宗仁,向日本作了报告,日本人两次炸流波瞳的目标是想炸李宗仁。当然,这只是传说。它是不是流波瞳被炸的真正原因,也说不清。


编辑:来源:金寨政府网 发布时间:2013年04月11日
相关信息
没有相关内容
观后心情
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